点击此处关闭窗口

正在与服务器连接,请稍候……

个人照片
  谭湘源:每个故事都有可恨与可笑之处,你却无法不沉入其中,因为你是故事的主人公。与我联系:waterwind@gmail.com。

 
[129] [6月命题]喂养
谭湘源 2014-06-30 23:37

我没养过孩子,但很喜欢跟孩子玩,原因之一,是觉得每个孩子都是一个暂时没长大的灵魂,可以跟他们交流一些没长大的话题。他们之中的大多数,也很喜欢跟我一起玩,大概是因为我也压根不像个大人。仔细想想,长幼无序,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副画面。但有的时候,情景也会急转直下。小孩子不太懂事,有时会举动过激,而我则特别奇怪,碰到这样的情况,似乎很容易跟小孩子动真格,完全不考虑人家才来到世上几年。跟小孩子闹闹别扭也就够意思了,曾有一次,我甚至激动得连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哎呀,后来想了几回,才总结出来,原来我是喜欢这样的小伙伴,既能够像小孩子一样地玩耍,又能够各自对自己负责,像大人一样地喂养自己。

大概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我不太喜欢养宠物。好些年前,我去罗兰新开的荒岛书店,店里养了几只猫,又萌又懒,跟人还混得很熟,碰到逗弄时比较配合,从不反抗。我和李卓都不太喜欢这样的宠物,觉得它们算不上完整的动物。李卓来北京时,收养了一只从外头捡来的猫,这只猫在野猫群里混过,保留了不少孤僻的野性。我曾寄住在李卓屋檐下数月,作为宅男,我承担了一部分喂养宅猫的工作,也一度想要戏弄和制止它的野蛮行为,但都被无情的爪子扫了回来。

某一天中午……

全文未完,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。

阅读评论(10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128] 视角
谭湘源 2012-05-01 07:05

在家里待的最后一夜居然各种难入眠。国道上来往的车辆,无数次划破夜里的寂静。这次来到家里,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妈妈说的一句:“那里的天蓝得可怕。”

她说的是西藏。她进藏的时候已经三十出头,但是没有电视,没有听过也不曾见过污染,没有人会有想法把那片蓝天当作珍宝。西藏从蛮荒之地变成小资朝拜圣地,让我们感谢人类征服自然的技术进步。

我还打听到了几件出乎意料的事情。事情之一是妈妈从来没有过拖延症,我问她家务活一周做一次,和一两天做一次有什么区别,她说一周做一次看不惯。事情之二是当年她在湖南老家带孩子,老谭两年从西藏回一次家,两个人白天一个出工一个家里休假带孩子,晚上做完活后除了继续造孩子,也互相没什么交流;妈妈不会说在家的辛苦,老谭也不讲西藏生活的各种细节。我问,你们岂不是会觉得陌生,妈妈说那时没这种想法。事情之三是老谭做事颇为小心,没有定下的事情绝对不透露口风,连计划也不会说一声。

如此所导致的情形是,母亲一心一意只好把当时的那个旧屋越做越好,按计划有步骤地修整地板和四围的墙壁,往屋里添加新家具。突然有一天,老谭说,我要带你和两个儿子去西藏。既然户口已经办好,工作也已经安排好,大事已定且好得不能再好,于是收拾行李上路……

全文未完,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。

阅读评论(5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127] 拼图
谭湘源 2012-04-15 01:07

下午坐车去西四环边上一个商场,不想偌大一个铺子,竟然楼去人空。没买到想要的物品,我站在春天27度的日光里不免有些怅然,商场栏杆外的玉兰花正在静静盛开,天空也出奇地蓝,一切随着春天仿佛重又开始。但大部分事物,并不遵从季节的规律。

对这片地方很熟,是因为某基友在北京的那段日子,大部分时间都住在附近,以前经常隔三差五到这边来吃饭。基友搬到别处后,大家仍旧经常联系,生活的连续感还在往前推进,没有什么凝滞。倒是隔了这么久,商场意外不见后,断点就突然跳出来戳到眼前。

对我这种一直没有地理归属感的人来说,非常少觉得哪个地方对自己的情感意义重大。即使是生活了十五年的家乡,我似乎也没什么感情。每次回家看父母,都基本宅在家里不出门,陪他们说说话,休假时间就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。我挂念人情。觉得一个地方对我来说,是因为人情在才存在。过去的这些年,有不少的城市,只因为里面住了一两个人,我才会觉得它与我相关。某次坐长途车去某个城市,在离城不远的地方车子停下来修理;正是傍晚的时候,远看整座城市都在前方的一个盆地中,灯火通明,陷入四周的夜幕中,当时只觉得这是座孤城,住着一个你想见的人。

关于物质和精神关注焦点的变化……

全文未完,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。

阅读评论(5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126]
谭湘源 2011-09-19 01:49



维也纳,霍夫堡附近



布拉格,查理大桥

全文未完,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。

阅读评论(3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125] 给芦苇
谭湘源 2011-09-15 05:03



瑞士某湖旁拍得
湖名是琉森还是楚格,求证于freewill……



【以上均可点击小图看大图】

阅读评论(10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1 2 3 4 下一页 末页

共129篇,计26页,

最新评论:

◇ 孙搏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老谭文笔真好,非常细腻

◇ 西奈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谢谢湘源!确实你、罗兰、冰河的文字隐隐……

◇ 谭湘源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西奈同学,喜欢的话将来哪天我就把它加回……

◇ 西奈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曾经我发现这个博客有到访记数的功能,为……

◇ 谭湘源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楼下别说得这样凄凉嘛

◇ 李卓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中间那位几个月前还更新,感觉像是在为你……

◇ 谢武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湘源,2015年10月1日,二中C134班准备办一……

◇ 李卓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TO 冰河,一年多前的事情了。

◇ 冰河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李小米同学走啦?唉,往生极乐。怀念这只……

◇ 李卓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不想被喂养,也许也是对这个世俗社会的反……

个人照片
罗兰:退无可退,就是该进攻了。

 
[61] 嘟嘟嘟
罗兰 2016-05-31 17:23


阅读评论(1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60] the day you find out why
罗兰 2015-06-17 02:58

The two most important days in your life are the day you are born, and the day you find out why.    --Mark Twain
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日子,一个是你出生,一个是你发现自己为什么而生.

阅读评论(0) | 作者已关闭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59] 重逢
罗兰 2014-04-19 23:18

NASA首次在太阳系外发现类地行星Kepler-186f,或存在液态水。

阅读评论(0) | 作者已关闭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58] 绘画的关键是要表达自己
罗兰 2012-12-06 21:41



没有什么好表达的,就不要动笔装13。

阅读评论(0) | 作者已关闭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57] Life of Pi
罗兰 2012-12-05 22:28



看完李安的Life of Pi,我有两点感触。

第一,人活着,就是要磨练自己的这颗心。

第二,做事,要专注,长期持续不断地专注。

第一点是电影给的,第二点是李安本人给的。

阅读评论(0) | 作者已关闭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1 2 3 4 下一页 末页

共61篇,计13页,

最新评论:

◇ 谭湘源 Re: 嘟嘟嘟
  这是啥?

◇ 游客 Re: 理想是这样的
  以前我是这么想的,理想,就是你有一个理……

◇ 罗兰 Re: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
  昨晚朗诵得很high,今天去书店搞了本全集……

◇ 豆子 Re: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
  纪念最喜欢的诗人和最童话的歌谣

◇ j Re: Huangdao Gays' music festival
  感觉好温暖

◇ lovexue Re: 荒谈会第一期·“从毛泽东到……
  这个比较搞一点

◇ j Re: 荒谈会第一期·“从毛泽东到莫扎特”
  这个听起来有趣啊!可惜我周三去不了……

◇ 罗兰 Re: 双城,苦瓜——我画的都是我自己
  虽然有模特存在,但我的素描从来不复制对……

◇ 谭湘源 Re: 双城,苦瓜——我画的都是我自己
  jiner说的我的变化,自己倒是不太觉察得到……

◇ 罗兰 Re: 双城,苦瓜——我画的都是我自己
  那就用蜡笔画吧,画出来绝对不是苦瓜,而……

个人照片
  冰河: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人对自由的向往

 
[116] [6月命题]喂养
冰河 2014-07-08 02:29

李星瀚同学已经5岁半了。挺久没见到他,一见面他就和我说,爸爸我要吃虾,白胡子老爷爷的那个。
好吧,我知道他说的是肯德基。

话说李星瀚同学来到这个人世间,除了是哇哇大哭之外,第一口尝到的味道是苦,他妈妈家那里的风俗,小孩生下来第一天,就喂几勺黄连水,号称清热解毒去火,对小孩身体极有好处。这黄连水必须在没吃过别的东西之前喂,否则吃过别的就不吃苦了。想想也是,刚生下来,哪里有什么“苦”的概念,还不是喂什么吃什么。于是我儿子就这么悲催的一落地就开始吃苦了,还是世间最苦的黄连。

每次我想起这件事,就觉得李星瀚同学特别悲惨,妈蛋我现在都没尝过什么是黄连呢,他一出生就尝了。所以他和我要什么吃的时候,我就特别心软。他也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,自从一岁多就开始天天要我带着出门参观超市。

“爸爸这是啥?”
“哦,棒棒糖。”

李星瀚新物品[棒棒糖]入手,经验+10,体力+10。
“爸爸这又是啥?”
“山楂片”。
李星瀚新物品[山楂片]入手,经验+20,体力+20。
李星瀚同学升级了!
李星瀚同学打倒了日常任务的BOSS冰河,骑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李星瀚同学获得了荣誉称号:小吃货。

不过身为英明神武的父亲大人,我觉得,李星瀚同学不能爸爸给啥他就吃啥,否则万一再被黄连这样的东西坑了岂不很惨……

全文未完,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。

阅读评论(2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115] 啊!朋友再见——送别我的老乡程浩
冰河 2013-08-21 22:00





听到@程浩去世消息的时候,我刚开完一个会,脑袋里还都是流程、权责、人事、柱状图,一瞬间哗啦都清空,坐在椅子上说不出话来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有一点点悲伤,但更多的是遗憾,这样一个坚强有趣的人,就这么忽然走了,不仅仅对我,对他身边很多的人来说恐怕都是一样的,生活就此残缺一角,虽然依旧过得下去,但终归在乎的东西又少了一点。后来我不由自主哼起了这首歌,《啊朋友再见》,小的时候,我们新疆孩子最喜欢唱的一个小调,来自南斯拉夫老电影《桥》。不知怎地我就是觉得,这样一首充满革命乐观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歌,最适合在此刻与程浩道别。就像曾经答应班比诺带他去佛罗伦萨的扎瓦多尼,在电影里和班比诺一起唱。

我和程浩认识的时间并不长,年初我辞职在家养伤,重归知乎胡说八道,很快他就关注了我,私信咨询我一些事情。我开始以为他是知乎的官方工作人员,出于职业习惯有点点警惕。4月份,他问我是不是新疆人,我回答是,他说他也是,家住在新疆石河子,“老乡见老乡,背后打黑枪”。而石河子的6年时光是我在新疆的最后岁月,也是我青春中最恣意的一部分,顿时就和他亲近起来。我问他家乡现在的情况,那些我曾经流连的游戏机房、图书馆,报刊亭,足球场,学校……到底变成了什么样。但他基本都答不上来,于是我才慢慢明白,他的身体差到什么地步,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地方,他是没法像我一样随便去的。他只能平静地留在家里,与各种病痛对抗,看着窗外的天空,等着身体一点点好起来,能出去走走……

全文未完,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。

阅读评论(2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114] 结束的生涯
冰河 2013-04-24 17:22

差不多有三年了吧,我一直没提过我在干嘛,虽然在生活中我已经和大部分的朋友都说过了。但落在白纸黑字上的,还是很少。前些天我终于在网上承认了自己在过去两年多中的身份,也算是为这段行程画上了一个句号。<br><br>虽然只有两年多,但这份工作带给我的收获却不比从前8年半的记者生涯少,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要多。因为记者工作再怎样辛苦,但就算失手也不会有性命之忧,而在这两年多中,我看着各种危险从身边擦过去就有好几次,这种压力下,人的学习能力真不是平时那种状态可以比的。不过与之对比的是,一旦回到平时的状态,容易变得更懒……

阅读评论(1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113] 不可复制的杰森·伯恩
冰河 2012-11-17 05:34




眨眼间,十年。1970年出生的马特达蒙在我面前已经扮演过了学生(天才瑞普利)、大兵(拯救大兵瑞恩)、上尉(绿区)、居家男人(我家买了个动物园)、丧偶者(传染病)、通灵者(从此以后)、政客(命运规划局)……他和各种大导演合作,吻过无数美人,身价越来越高,口碑越来越好。但在我这里,他始终是那个从水中被捞上船,不知自己从何而来,向哪里去,自己是谁的迷茫的年轻人,那个名叫杰森·伯恩的特工。

每个人在每个生命阶段都会有影响特别深远的电影。于我来说,16岁之前是《喋血双雄》和《英雄本色》,16到20岁是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和《永失我爱》,20岁到26岁是《肖申克的救赎》和《海上钢琴师》,26岁至今则是《谍影重重》和《士兵突击》。没办法,年轻时候总是气血旺盛,荷尔蒙让小男孩总有当英雄抱美人的欲望。随着年岁增长,才渐渐明白王阳明说的“山中之贼易破,心中之贼难防”是什么意思。一个人最大的对手是自己,如果想不明白这个道理,一个又一个生日不过是多吃了几块蛋糕而已。

第一次看《谍影重重》是在2002年,那年对北京来说很难忘,从12月份开始非典横行,街上的人越来越少,连楼下卖肉包子的夫妇都在年前回家之后再也没有回来。我那会年轻气盛,每天依旧上班,也不带个口罩就在大街上卖场里拍照片做采访,看着一对对情侣隔着人大的铁门抱在一起缠绵哀怨……

全文未完,完整浏览请点击此处。

阅读评论(3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 
[112] 再见刘韧
冰河 2012-11-09 02:05

阴差阳错,再次见到了刘韧。

虽然只是远远的看了几眼,但心里还是很难过,从前那个敏锐、温和、练达的刘韧已经消失了。他胖了不少,虽然是短发,但毫无锐气,眼睛里没有神采,目光游离,总是不知道在看什么。那个曾经在donews年会上侃侃而谈,教育我们这些后辈“少说,多做,多观察细节,多发掘人心”的大哥,已经消失在这个江湖中了。

早就知道他已经出狱,也知道他重新筹备班底做项目投资孵化类的项目,但若不是前些天看到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专访文章,还真不知道他已经变成这样。我一直说他是个文人,却不经意闯入了商人的领域。他相信文字的力量,相信能和资本平起平坐,但最终还是在资本面前被踢出局。他固然有违规之处,但他一直还有一个自己的底线。却不知这个领域就是那些没有底线的人掌控的。无论是陈一舟还是周鸿祎,其实都摆了他一道,一个从商业上,另一个更狠,直接将他送进了监狱。所以他现在对谁都存疑。恐怕洪波、王乐、温柔这几个他最好的朋友,现在也不能获得他无条件的信任了。

无论如何,我还是很尊敬他的。毕竟他曾经教导过我很多东西。“面前的无论是任何人,你都要保持平视,并且保持尊重”,除了我们主编曾经这样和我说过,也就是他曾经这样教导过我们。这样一个优秀的记者变成现在这样,不能不说是这个行业的巨大损失。

阅读评论(2) | 添加评论 | 进入全文页面

1 2 3 4 下一页 末页

共116篇,计24页,

最新评论:

◇ 铁生 Re: 结束的生涯
  已经不再更新博客了啊

◇ 荒岛老刘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湘源应该为自己的自由感到幸运。

◇ 谭湘源 Re: [6月命题]喂养
  看你们俩秀的照片,我就觉得这个命题我跟……

◇ 朝向生疏未知远方 Re: 不可复制的杰森·伯恩
  我见过的‘谍影重重’最具见解的影评之一……

◇ 七七 Re: 啊!朋友再见——送别我的老乡程浩
  我记得他的样子。

◇ 罗兰 Re: 啊!朋友再见——送别我的老乡程浩
  啊朋友再见!

◇ 罗兰 Re: 不可复制的杰森·伯恩
  写的还是自己!

◇  Re: 不可复制的杰森·伯恩
  直看得我五味杂陈。我常想起一幅画面,总……

◇ 罗兰 Re: 再见刘韧
  角色定位很重要。不,是唯一重要的。

◇  Re: 再见刘韧
  我甚至相信,文字的力量长时间积聚会超过……

点击此处关闭窗口

title

称呼: 邮箱(选填):

个人空间(选填):

留言:

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:

*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,不会公开显示。    记住我